学院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艺术实践资讯>>正文

经 典 之 作  经 典 诠 释

“楚韵华章·大型交响音乐会”于国家大剧院又展我院成果

武汉音乐学院“音乐创作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重大项目,闪亮京城第七届“春华秋实·艺术院校舞台艺术精品展演周”

发布时间:2014-11-17   作者:刘 夜 孟宪辉   来源: 艺术实践处   访问次数:

11月4日晚,作为应邀第七届“春华秋实·艺术院校舞台艺术精品展演周”主要项目之一,武汉音乐学院“音乐创作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重大项目“楚韵华章·大型交响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圆满收音。《貔貅舞曲》、《江河水》、《赛马》、《第二交响曲——献给人类文明的开拓者》等“武音经典”之作,在彭家鹏、胡志平、贺磊明、徐洪、余翌子和东方交响乐团的经典诠释之中,再次应证了彭志敏院长曾对师生所言:“音乐,就要依靠作品说话,而作品必须依靠音乐表演来说话,音乐表演就要靠感动全场的音乐会!”【1】

就在演出前夕,湖北省人民政府楚天学者计划特聘教授、武汉音乐学院特聘教授,东方交响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彭家鹏发出了这场音乐会的总旨:“今晚,还有三个半小时,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即将迎来东方交响乐团的独特乐章!展现的是一种文化和态度,还有一种执着的情意以及对中国作曲家无限的尊敬!”【2】音乐会由武汉音乐学院“音乐创作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从我院60余年创作积累中,擷选出王义平教授创作、入选“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的交响音诗《貔貅舞曲》;黄海怀创作并首演、驰名海内外的二胡经典曲目《赛马》和《江河水》;钟信明教授创作、被誉为“力与美的交响”的《第二交响曲——献给人类文明的开拓者》;被评为“能将理性思维与形象思维完美契合的优秀作曲家”刘健教授获得第十一届全国音乐作品奖的《巴山夜雨》;以及青年作曲家赵曦创作、获第八届“中国音乐金钟奖·钢琴作品”金奖的钢琴小协奏曲《南国》等作品,这组作品是武汉音乐学院不同时期音乐创作的部分标志性成果。著名作曲家杜鸣心、王西麟、刘长远、郭文景、唐建平、贾国平、杨青、张大龙、于海、王安国、吴粤北、周雪石、李诗源、赵方、杨戈芳、冯广映等等部分在京专家学者,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和管弦系师生前来观看了演出,对音乐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赞赏。

           (上图为彭家鹏指挥东方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排练。摄影:刘夜)

彭家鹏诠释的“华人音乐经典”与“20世纪压轴之作”

彭家鹏既注重音乐内在的深刻传达,又富有全身心的忘我激情,他向以对中外音乐的独特诠释和深刻理解、对各种音乐风格的驾驭能力和指挥才华,而被誉为当今“让中国民族音乐奏响世界舞台的杰出指挥家”。面对王义平老师的交响音诗《貔貅舞曲》、钟信明教授的《第二交响曲》等,以描绘和抒情的交叠往复、传统与现代的巧妙结合,表现出对祖国的深情厚爱、对人类文明开拓者崇高敬意之作,更是如鱼得水。创作于1954年的交响音诗《貔貅舞曲》,1955年就在波兰华沙“世界青年联欢节”上首演,曾由美国费城交响乐团和波士顿交响乐团相继演奏,1993年获选“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彭家鹏将作品内容中借貔貅的吉祥寓意、人们热烈欢腾舞弄貔貅的音乐表现崭新的中国与内心迸发的喜悦,将形态上的青海民歌音调与广东貔貅舞节奏相嫁接、民族化与印象派色彩性和声风格相结合,民族乐器音色渗入拉威尔式精致配器,以及技术探索与澎湃激情相融合都给予了充分开掘,那令人沉浸于发自肺腑的恬美、安宁、温馨、幸福,送达充满无限憧憬的美好世界。

气势恢宏,思想深刻,楚韵浓郁的钟信明《第二交响曲》,更让家鹏犹如遇到一坛千年美酒,他情焰高蹈,引领乐团风驰电掣一发难收。钟信明教授于1988年创作完成的《第二交响曲》,以哲理性的思考、悲剧性的体验和英雄性的表达,讴歌了为人类创造灿烂文明的开拓者。奏鸣曲式的不同主题分别采用鄂西“三音歌”素材和五声性调式,并结合自由十二音技术变奏,悲凉苍劲的巴楚“喊山调”连续的减音程节节积累着强烈的压抑感,在后续段落得以层层迸发……苦楚苍凉与勃然奋进、宁静优美与惊天动地的强烈对比,产生巨大的张力和戏剧性效果。作品于1989年由中央乐团在北京音乐厅首演,1991年由日本广岛交响乐团在日本公演。作品曾被《人民日报》题为“力与美的交响”的专题评论文章中把它看作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交响音乐的‘压轴之作’”。【3】

胡志平教授弓弦间的《江河水》与《赛马》

运弓有其心向,揉弦有其心流,发音来自心魂,顿挫源于心神,句句行有心途……胡志平教授演奏的《江河水》、《赛马》令人屏吸深聆、倍受洗涤。

我院二胡演奏家、作曲家黄海怀创作的《赛马》和根据东北民间乐曲移植的《江河水》,是两首驰名海内外的二胡名曲。《赛马》完成于20世纪50年代末,1962年在首届“羊城花会”上首演;《江河水》于1962年根据据谷新善演奏的同名双管曲移植而成。由黄海怀和其弟子吴素华演奏的《赛马》、《江河水》在1963年“上海之春”全国首届二胡比赛中引起了轰动,两首作品于1964年由上海文化出版社发行,随后在国内外广为流传,成为二胡演奏经典曲目和中国民乐的传世之作。【4】

本场音乐会上二胡与管弦乐队版本的《江河水》《赛马》(龚华华配器),在彭家鹏与东方交响乐团的合作下诠释得更为丰满。作为黄海怀二胡艺术第二代传人,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副会长、中国音乐家协会二胡学会副会长的胡志平教授,更以深汲楚乐魂魅,在清雅细腻、质朴深邃的文人艺术风致中,追求艺术意境创造中灵彩丰盈的表现力,而倍受学界瞩目和观众青睐。(注见:[胡志平简介]著名二胡演奏家、民族音乐理论家、武汉音乐学院副院长、胡志平教授的二胡演奏风格清雅细腻,质朴深邃,以“静、雅、深、远”文人艺术的审美追求为基调,讲究技法、音响作为载体所体现的内涵意味,在具体的艺术意境创造中讲究“虚与实、静与动、雅与俗、灵动与深厚、清雅细美与浓墨重彩”的分寸把握,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形成了他独特的演奏技法与风格。)胡志平教授深刻地诠释了这两首作品的艺术魅力:创作始于1959年的二胡曲《赛马》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短小精悍,用最精炼的语言描绘出内蒙人民在赛马场的热烈景象;中部华彩乐段有夕阳西下,草原上一望无际、苍茫辽阔的情怀。黄海怀原版《赛马》在音乐形象和情感表现上具有多义性。此曲因历史时代的原因,大家通常不知道乐曲的第二部分。而这一部分极美,是一个华彩乐段,散板的节奏,模拟马头琴的音调和演奏手法,在胡老师奏来,生动地表现出一种“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动人情景……

“诉尽人间悲切,使人听来痛彻肺腑!”——指挥家小泽征尔首听《江河水》即恸哭感喟……52年前,那位才满26岁的青年黄海怀老师就穿行在都司湖畔这个院子里,他为人厚道、富有才华,令学生爱戴、令同事敬重,他充满激情充满生命之爱,一泻千里地挥洒出了《江河水》又一传世之作。要实现双管曲《江河水》移植于二胡的这个跨越,在二胡演奏技法和表现力上要历经重重高难的新“发明”与突破。黄海怀先生的右手运弓极其饱满,加上他所采用的压揉法,虽极为饱满有力,却是柔美空灵,韵味独特。《江河水》创新地使用了“满弓密揉”、“一字一弓”、“隔指滑音”等极富表现力的二胡演奏技巧,且频率有一定的密度,音高有大幅度变化的颤动;左手大力度的压弦与右手一弓内力度多变相结合的演奏法;小三度的“垫指滑音”;创造了不揉弦标记“S”,有意识地注意了揉音与非揉音的音响特征变化和乐曲情感内涵的表现;打破“Mi-Xi”弦在传统二胡乐曲中的少用,且与特定的悲、怨、凄、恻之腔声声于弦,更为细腻缠绵,具有强烈的感染力。(这些后来都被二胡作品广泛运用,成为了二胡艺术的经典技巧。见吴素华:《黄海怀作品经久不衰魅力之探源》)……著名二胡艺术家、中国音协副主席闵惠芬先生就曾哀思绵绵:“……长期以来,黄海怀先生一直是我的楷模榜样,他深厚的民族民间音乐功底,对二胡艺术的执着探索、研究,并为之作出的杰出贡献都使我努力效仿。……对黄海怀先生的崇敬我无法充分表述,此以献诗一首,抒发我的缅怀之情:万马齐黯,江河至哀;五洲乐迷,痛失英才。呜呼,我师海怀,暗流四海,骑鹤仙去,云游天籁。万马奔腾,江河澎湃,千秋事业,继往开来!”【5】《赛马》和《江河水》两首作品对比强烈却又相得益彰,可以让我们看到黄海怀在他短短一生中,对民族民间音乐精髓的刻苦追求和对二胡艺术及其借鉴与创新的努力探索,还让我们看到了黄海怀对生命的质朴感悟和对新中国的由衷赞美之情,其人生在作品中得以升华。

胡志平教授的二胡演奏特别透射出一种文人气的“禅风楚韵”着实摄人心魄,每每亲临他的演奏现场,笔者似乎被吸入一道道灵境奇幻、透击奇绝的“光乐之梯”,在层层牵引、按抚、弹拂、推落、点化、收放之中冥冥穿越入多重时空。睁眼前看,演奏者那身影、琴态、气场浑然融化一体地恍若清辉月色下的一串“流动着的雕塑”……【6】

面对《江河水》胡老师感慨不已:二胡曲《江河水》的移植者又是首演者的二胡演奏家黄海怀先生,正因其深厚的民间音乐素养和扎实的艺术功力、精湛的演奏技艺和鉴赏力、创造性,方使这首乐曲成为风靡海内外的中国音乐精品。一个杰出的艺术家不仅需要具有广博的知识结构,精湛的技术功力,同时更需要具有开拓的思想观念。艺术家开拓的思想观念,创造性思维,想象力,探索艺术意境创造的兴趣、志趣,将创造出新的知识,新的艺术意境创造与表现手法,赋予有限的技术表现以无限的变化,无限的蕴含和勃勃的生机。因此,“道”与“技”的契合,是杰出艺术创造的基本条件。人格的涵养,心灵的解放是技术表现的根本,也是杰出的艺术家与“匠”的根本区别。经典名曲一定是具有独特艺术魅力,历经时间检验,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雅俗共赏的典范性作品,《江河水》、《赛马》就是这样的艺术精品。【7】

传奇的“巴山夜雨”与新生代的“南国”

竖琴的空灵之音、女高音邈远飘逸的“巴山——夜雨”、大提琴舒展醇厚间的绵密对答,山云相连、传奇篇篇,万古河川、魂牵梦绕……青年歌唱家余翌子老师以深情细腻的独唱,与石丹、何京等8位歌手的混声合唱,及管弦乐队浓淡相染、情景交融的交响性描绘,刻画出秀美三峡与峡江女人百转千肠的柔情、和千转百回的挚爱意蕴,让人一放眼“长江三峡”即领略到祖国河山与华夏儿女的深沉魅力。

选自大型交响音画组歌《穿越三峡》的女高音独唱与混声合唱《巴山夜雨》,由黄金辉词,刘健教授作曲。该作以气势磅礴的合唱为主要表现形式展现峻美三峡从“百年梦想”到“高峡出平湖”的沧桑巨变。《巴山夜雨》是整部交响组歌的第一乐章首段,2005年获“第十一届全国音乐作品评奖”合唱作品奖。刘健是伴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拂而成长起来的一代作曲家代表之一。刘健教授的创作笔力深厚,他熟练驾驭不同题材、体裁和形式,使用不同风格、语言和方法。自上世纪80年代,于武汉音乐学院开辟电子音乐专业,为我国音乐院校同类专业建设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刘健创作的《纹饰》、专辑《盘王之女》等荣获多项专业国际殊荣,他的绝笔之作二胡协奏曲《三峡叙事》获首届“黄海怀二胡奖•作品优秀奖”,2012年湖北省文联追授刘健教授“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著名作曲理论家、我院院长彭志敏教授在追念这位昔日同事、挚友时感慨道“他的音乐作品构思严密,旋律优美,形式丰富……他是全国少见的能将理性思维与形象思维完美契合的优秀作曲家。”【8】

钟信明的《第二交响曲》、刘健的《巴山夜雨》、赵曦的《南国》先后传来,那些特有的三音调、减音程楚风化融,跃然为一种特有的“巴楚水墨”横空泼来。赵曦创作的钢琴小协奏曲《南国》,由荣获美国朱丽亚音乐学院最高艺术家文凭、并获该院“协奏曲大赛”第一名、“鲁宾斯坦大奖”,近年与多位大师合作巡演世界的湖北省人民政府楚天学者计划“楚天学子”、我院徐洪副教授独奏。徐洪指下的首段是一个奔腾、灿烂、饱有华贵之势的“南国”;而中段独奏的沉醉“细语”不仅仅是表现上强烈对比,更是打开内心的、自省的真我,波光粼粼里映照有纤细的哀伤,星夜下的清风含有泥草的馨香,这南国,恰是一个月晖梦境的南国,云烟墨染的南国,是一个安置精神、情感的理想家园……这里不禁勾起笔者多年的一个私窃感念:肖邦如若没有一种超凡空灵的“母性精神”(“阿尼玛——引领我们重返家园”【9】),那细腻又何以能深沉、能透击骨髓呢?普瑞斯纳如若缺失圣母之眼的“母性精神”,那凌厉、凄美之乐又何以皈依无穷的抚慰之乡呢?史铁生如若没有那悲悯、温润的“母性精神”,那“我与地坛”系列又何以能真切、能沉静归真呢?……似乎不凡的艺术创作者都无意识地拥有着强大的“母性精神”,因为这是一条贴近、通达“神性”的凡梯。

显然,赵曦在探求中国传统文化内涵、更新创作观念上有了愈加成熟的思考,作品的主题中将多个民族、地域的特性音调交融合一,形式上采用非周期性句法和非重复性运动,写作中综合“自由12音”、“音级集合”和“数控节奏”等技术并根据音乐自然的逻辑方向和内在的发展需求而等价运用,都有寻破求新的收获。【10】赵曦副教授现为武汉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1996年获得我院作曲、钢琴双专业学士学位,1999年获作曲专业硕士学位,2003年公派赴俄罗斯格涅辛音乐学院访问学习。他创作的多部作品在“中国音乐金钟奖”、“文华音乐作品创作奖”、“湖北音乐金编钟奖”等专业赛事中获奖,作品曾在中西方多个音乐节或音乐会上演出。

我们欣喜地看到:武汉音乐学院几代作曲家,都十分开放地汲取世界的、时代的新音乐技术、风尚与语言的内生转化,同时始终清醒的不忽略艺术的主体承载——本体思想和情感的价值追寻与表现,而且又还注重音乐感知上的动听性、空灵感、优美化;而不落入盲目的赶时髦,一味空洞地玩技术,不做“不知所云”,而是“言之凿凿”。笔者认为,这是我院的创作传统,也应当是当代音乐世界的宝贵传统。

湖北省人民政府“楚天学者计划”特聘教授、武汉音乐学院特聘教授、著名男中音歌唱家贺磊明,是我院培养的又一位优秀表演艺术家代表。他曾被中国音协评为“中国十大男中低音歌唱家”,早年毕业于我院声乐系,并获“央视青歌赛”专业组美声唱法第一名、美国“安娜•玛利亚国际声乐比赛”第一名、“美国声乐教育演唱协会声乐比赛”大奖,后多年签约国际一流音乐院厅。当晚,他以脍炙人口的咏叹调《来啦,快给我让开!》(选自罗西尼的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热辣辣带来调节整场晚会的串烧效应,贺老师极具威力的面罩共鸣卷带着咽腔、胸腔共鸣,大长段、连珠炮式炫闪于金刚之声的男中音,配以丰富的戏剧表演与内心刻画,连连迸发“惊艳”之彩,趣意盎然。

“夕阳笑在晚霞里,灿烂凝在岁月里。白发是青丝的传承,青丝是白发的接力,白发青丝牵手芬芳的花季。啊,没了晚霞,哪有晨星的交响,哪有朝阳的美丽……”60余年峥嵘岁月,尊重艺术、尊重创造是武汉音乐学院的宝贵传统,由贺老师与我院女高音歌唱家余翌子老师合作献上的男女生二重唱《花甲花季》(润华、止戈词,郭源浩曲,章琼配器),正表达了艺术教育家执着追求、代代薪火相传,和中华民族百业万事承前启后奋斗不止的精神!“春华是秋实的序曲,秋实是春华的演绎……”

一个乐团难能可贵地拥有持续、稳固、独到诠释自己的作品,这是最具艺术价值与活力、艺术生命与魅力的部分之一。音乐会所选曲目每一曲都是代表我院水准的经典之作,其表现力与演奏难度也具有极大的挑战性,且东方交响乐团在排练本场的同一期间,还要面对我院参加“第二届中国歌剧节”展演的歌剧《茶花女》、“大师之咏音乐会”、“茉莉花开音乐会”、“2014武汉国际音乐节”等演出排练,然而这一场场十分艰辛的任务,在东方交响乐团艺术总监、指挥彭家鹏老师,管弦系主任徐戈老师(首席长笛),乐团副团长李果老师(首席小提琴),和管弦系青年教师的带动下100多位队员顶着压力,异常艰辛地抢时间、抗疲惫,持续不断加班加点,奋力攻坚终于创造出了又一个奇迹。

(演出结束时著名作曲家杜鸣心、王西麟与钟信明教授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内合影留念。)

注 释:

【1】2013年9月6日,彭志敏院长在我院“60周年校庆庆典音乐会”排练场上的发言。

【2】2014年11月4日16:24,新浪微博-@彭家鹏PangKaPang,http://weibo.com/u/2198497731?from=myfollow_all

【3】钱仁平:《中国新音乐》,上海音乐出版社,2005年,P137-142。

【4】刘夜:《一项特色鲜明的评奖赛事——首届“黄海怀二胡奖”系列活动综述》,北京:《人民音乐》,2014年第1期。

【5】刘夜:《骨象之境心弦动人,气韵之脉怀琴若风—— 听“纪念黄海怀逝世四十周年·新世纪二胡艺术的传承与发展学术论坛”之“胡志平二胡独奏音乐会”感》,载北京:《中国音乐》,2008年第2期。

【6】刘夜:《一场风味十足又摄人心魄的琴上揽胜—— 听“华风弦韵·胡志平二胡名曲音乐会”》,武汉:《黄钟》2014年第1期。

【7】引自2014年9月20日下午,胡志平教授应邀在国家大剧院“经典艺术讲堂”作题为“经典乐曲《江河水》《赛马》的艺术魅力”专场讲座内容。

【8】耿广恩、蔡家园:湖北文联追授刘健“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新华网,2012-03-20,http://www.hb.xinhuanet.com/art/2012-03/20/content_24922902.htm

【9】(美)大卫·艾尔金斯著,顾肃、杨晓明译:《超越宗教——在传统宗教之外构建个人精神生活》,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10月第1版,第117-139页。另见百度文库“阿尼玛”词条:“阿尼玛”一词在拉丁文中是“灵魂”的意思。在荣格心理学中指男性心灵中女性成分的表征,阿尼玛通常与母亲意象和钟情的意中人相联。“每一个母亲和每一个被爱的人,都被迫成为这一无处不在的、超越年龄的意象的承载者和体现者,与男性最深层的心灵现实相呼应”(荣格)。尽管阿尼玛通常被看作是一个灵魂的意象,荣格觉得灵魂一词太过模糊,不像“阿尼玛”一词更为具像性。

【10】张:《庆祝武汉音乐学院建校六十周年音乐会节目单·作品介绍》,2013年11月。

 
 

版权所有:武汉音乐学院艺术实践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