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艺术实践资讯>>正文

艺术院校育人性、学术性与社会性视野下新兴实践的成功探索

我院“华韵楚风”三登国家大剧院 “春华秋实”大放异彩

武汉音乐学院“音乐创作•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作品音乐会又添新篇

发布时间:2016-11-09   作者:刘 夜   来源: 艺术实践处   访问次数:

特约记者   刘 夜

金秋十月的首都北京,正洋溢着新中国成立67周年、党中央召开第十八届六中全会的喜庆之中,紧邻天安门的国家大剧院正如火如荼地举办第九届“春华秋实·艺术院校舞台艺术精品展演周”。10月26日晚,我院再次荣应国家大剧院“春华秋实”之邀,成功上演了“华韵楚风(三)——武汉音乐学院‘音乐创作•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作品音乐会”。赢得在京艺术专家、学者和各界观众的热烈赞赏。中国新闻网发文称:“精彩的演绎让观众们感受到当今艺术院校‘创作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的文化担当”。在京的部分艺术院校领导和师生观看后纷纷表示祝贺,并认为本场音乐会富有思想性、艺术性、地域性、学术性的深层追求,作品创作与二度创作的诠释都取得了喜人成果。

“华韵楚风”之三作品专场音乐会所上演的关迺忠创作的二胡协奏曲《赤壁怀古》,刘长远创作的古筝协奏曲《琴台之音》,雷子明作词、方石作曲的《知音组曲》等为我院近期委约当代著名作曲家创作的音乐新作,同时撷选了《第二交响曲•献给人类文明的开拓者》(钟信明曲)、小提琴与乐队《火天堂》(赵曦曲)等我院部分不同时期的优秀作品。由我院东方交响乐团、东方之声合唱团,与著名指挥家、湖北省政府“楚天学者”计划特聘教授彭家鹏,著名二胡演奏家、民族音乐理论家胡志平,著名古筝演奏家高雁,著名男中音歌唱家、湖北省政府“楚天学者”计划特聘教授贺磊明,女高音歌唱家余翌子,青年小提琴演奏家肖菲等联袂上演。

三部湖北题材的委约新作与二度创作

I.

“莫道弦已断,情深如沧海”与声乐管弦之交响

“一叶乌蓬送君来,几分忧愁,几分悲哀。望龟山蛇山,巍峨不改,品高山流水,却少了血脉!……后人追着梦想来,几分执着,几分缅怀。望白云黄鹤,依然风采,听悠悠琴声,似远古传来!走三镇,望四海,芳草绿,百花开。莫说空留古琴台,余音缠绕万般爱……”在女高音悠扬抒情的歌声里,《琴台情》回荡于国家大剧院音乐厅,音乐会开场曲为我院“音乐创作•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委约国家一级编剧、著名词作家雷子明作词【1】,著名作曲家方石【2】作曲的交响合唱《知音组曲》。作品以当代人的视觉与感怀,采用“组曲”的表现形式探索伯牙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内涵及现实价值。乐曲长约16分钟,音响构成为交响乐队、古琴(李麒雯演奏)、萧(田甸佗演奏)与人声(独唱贺磊明、余翌子与合唱)。全曲结构与表现具有诗化特性,依托声乐、管弦乐相辅相成的7个段落先后为:梦-序;觅-琴台情(女高音、合唱);叹-琴萧对话;问-月湖月(男中音加伴唱);咏-琴萧对话;悦-知音曲(女高音、男中音);颂-尾声(女高音、男中音加合唱)。音乐在情景和意境性描绘下,又注重声乐的抒情性、大众性。在琴萧对话段落,作者借鉴了古曲《高山》、《流水》的音乐材料。

“今夜,你为何又在月光下,任风儿梳理那迷人的长发。是不是倒影中的古琴台,再也没有俞伯牙?是不是碧波中的月湖月,让你想起远方的他?那一曲《高山流水》,怎么淋湿了淋湿了你冰冷的脸颊?今夜,你为何还在月光下,任思绪飘飞到那海角天涯。是不是传说中的广寒宫,思念也会发新芽?是不是碧波中的月湖月,让你想起远方的他?那一曲《高山流水》,怎么溅起了溅起了你心中的浪花……”淳厚、深沉而别具抒情光辉的男中音演绎出《月湖月》。一段琴箫对白之后,引出朗朗生气的男女声二重唱《知音曲》:“又见芦花白,又见雁归来。又是芳草鹦鹉洲,谁在苦等待?月湖月色美,琴声绕琴台。……长江汉水化为弦,龟山作琴台。莫道弦已断,情深如沧海……”。著名男中音歌唱家、湖北省政府“楚天学者”计划特聘教授贺磊明,女高音歌唱家余翌子分别担纲该作独唱,声情并茂、情牵梦绕的演绎,和着声乐系60名成员的东方之声合唱团与管弦乐队交织,时而雅韵幽幽、声如细雨,时而波涛滚滚、声势如虹。

II.

“有思想性的音乐能给人带来更大的触动”与神妙之“吟揉按颤”

“有思想性的音乐能给人带来更大的触动”,著名作曲家刘长远曾如此深深感慨【3】。向以谱写动人音乐承载深刻思想、并注重开掘中国器乐表现力而著称的刘长远【4】,2015年应约为我院创作了古筝协奏曲《琴台之音》。作曲家游历古琴台,感怀跨越两千多年,而今依然是“知音难寻”却又西绪弗斯般“苦苦而寻”。该曲长约20分钟,结构类似奏鸣曲式,独奏乐器采用两张古筝上多个特性定调【5】,并在曲体结构、旋律音腔、节拍节奏、音程和声及乐队音响织配等都富有作者的个性构思与灵性表现。

开篇就为高雁教授在第一古筝上内蕴十足地奏发主部段落的“知音”主题,大跨度音程与带变音的级进充满苍古之气与回望无边的眷恋之情。这一主题,前后还分别在展开部第二个快板段、再现部开始段、尾声的最后段重现或变奏,加之另一表现“深情厚谊”的慢板抒情的副部主题II,演奏家于古筝一上的二度创作中充分融入了古筝技艺的特性语韵,譬如左手上幅度频率不一的“以韵补声”,尤其是慢板上丰富的吟、揉、按、颤等特性手法与语汇表现。

“相识后的欣喜”主题即副部I段落和展开部主题I段落均为在第二古筝上演奏的快板。展开部主题II由一声不协和的乐队齐奏开始,表示“噩耗”传来,悲伤的情绪层层推进。在高潮中再现了副部“友情”主题,音乐悲伤而苍凉。在古筝独奏时,弦乐队拨奏,再现出缓慢而深情的主部“知音”主题。尾声段为感叹人生中“知音难寻”的亘古命题。结尾古筝那撕心裂肺的强奏,似传来两千多年前“伯牙摔琴”肝胆俱裂的天地之痛。在这些快板段落的演奏中,高雁教授则在右手上采用了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指法,譬如大指上的强力托劈、迅疾的快速指序,和右手为把控音色而探索新的触弦点等,这些指法与演绎并不见于谱面,高老师与作曲家进行深入交流和探讨后根据作曲家的表达指向来发挥处理,既保留传统筝艺风韵,又拓展新的时代表现力以及与西洋管弦乐丰富组配的空间。此曲收音即上半场收幕,高雁教授演绎的古筝协奏曲《琴台之音》必将成为古筝曲库又一经典。

III.

“乐由心生,至情至信”与“象外之象”

“乐由心生,至情至信”,享誉海内外的华人作曲家关廼忠先生曾在总结创作时以此为自己的创作准绳【6】。又一湖北题材新作二胡协奏曲《赤壁怀古》便是关老师应我院委约而作,由著名二胡演奏家、民族音乐理论家胡志平教授与东方交响乐团成功首演,获得了音乐界同仁的极高赞赏。

《赤壁怀古》为两个主题交相变奏、一气呵成的单乐章二胡协奏曲【7】。乐曲开篇引子,即给二胡演奏家一段在c羽调式的极具发挥空间的独白,从空弦单音长弓的首音上即划破一个“骨象”凛冽、蓄势千钧的精神乾坤,满弓重重一开、虚淡一回的八度上行,似一声仰天豪然的一腔悲烈,举重若轻地由眼神撂挂于月边,稍作虚实变化的往复两次,接过渡性降b音,长弓下行小二度滑向一个清凉的a音,似漫无边际的飘零无可皈依而收眼回首,在此动机尾音后余留稍长间隙的空茫(休止),再次一上一下重复动机,可是空茫间隙这次嘎然揶顿在上下行的交接处,这一揶顿,饱满情思更具穿透感与无限性;随后轻弱并重复过渡性承转乐句a-g-c-降e——似落叶飘旋、月照孤夜,又在低八度d音上弓速迅疾、强力地同音反复,继而重重下行大二度沉落到主音上。稍作停顿,转而进入灵俏清细的第二主题……演奏家由浓淡虚实、动静有无的“象外之象”所引领下的触弦点的精细、弓速力度的微分及渐变、音色明暗精微渐变……的发音,无论在一颗音粒上的丰富塑造,还是行云流水的句腔声韵,由音声的有限至心灵的无限都畅化贯通,方然“乐由心生”而“至情至信”。

二胡协奏曲《赤壁怀古》犹如写意山水,笔墨洗练,气象高古,在管弦乐队大刀阔斧、大开大合交织之中,心怀大志而人生几经坎坷的国士文人,命运与内心世界里以苏轼为代表的顿悟大儒,那超拔浩然的大情怀、大气度、大追问、大担当、大感悟,汇融于动静虚实与灵美深厚、清雅细美与浓墨重彩……在心弦上酣畅奏来,恰与胡志平教授二胡演奏风格上清雅细腻、质朴深邃,以“静、雅、深、远”的文人艺术审美追求高度吻合。

“诗言志、画写意、乐象心”,中国艺术精神远不可限于“表现论”、“模仿说”,直陈物象、未经深化和静化的情感会流于浅白,“韵与远,都是以‘命物之意审’为起步,但命物之意审的先决条件,乃在由超越世俗而呈现出的虛静之心,将客观之物内化于虛静之心”【8】……在亦心亦物、非心非物、动静虚实间,在抒情之上、艺术之上还有生命哲学更深层的终极性皈依。说在当今法古而承的人文胡琴范式发掘上胡志平教授独树一帜,其观物取象、立象尽意、大象无形、超以象外而对应的自然之象、意中之象、升华之象、象外之象,“象”的几重表现与传达就足以显见。“象是一个和艺术家生命相关的世界,意与象的冥会,是一种生命意象”【9】,一曲二胡协奏曲《赤壁怀古》无疑融有苏轼、关廼忠、胡志平、彭家鹏……包括听众内心各自生命意象的冥会。现场聆听胡志平教授演奏,在沉醉于这丰厚韵致的音乐里,又深深感受到其有无虚实的方法化、技法化,恍然又如听他直接以琴在“发表”重申他的透彻顿悟:“音乐的载体是有限的,但音乐表达出的情思及美的内涵可以是无限的……从老子的有无虚实所揭示的有限和无限的关系,到虚实动静的整体艺术形象,再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方法手段,甚而把有无虚实具象化、技法化,形成丰富而复杂的中国音乐声韵技法表现体系,无不体现在中国艺术独特的审美价值追求和体系方法中。”【10】

两部不同时期的武音经典与新版演绎

I.

显性主题、隐性线索混合滋生与敏锐的洞察捕捉

上半场上演的小提琴与乐队《火天堂》,是我院青年作曲家赵曦教授创作于他留学俄罗斯前后。该作是一部融合现代创作技法切实承载深刻思想和丰富底蕴,并对独奏小提琴的音响与演奏都由大胆探索,而更具学术含量的成功之作。作者在显性的音乐主题材料与隐性的音高线索布局两个层面上各自形成不同的结构层面,从而获得更多的运行发展因素并打破传统曲式定型形成多维“混合曲式”。作品以“#C-D-E”三音集合构成的主题,通过变奏、扩充,在独奏小提琴与乐队的交流中逐步引入完整十二音的出现。在小提琴华彩段落之后对十二音材料进行分层处理,将乐队的C自然音阶与独奏小提琴的#F五声音阶进行对答和叠置。作者在中段使用《末日经》的材料象征“死亡”;曲尾完整使用简朴的锡伯族民歌《摇篮曲》,在小提琴与乐队深情的吟唱中进一步将情感渲染、升华。作品特别将海外游子对故土的思念之情融于其中。【11】

现代作品《火天堂》极为丰富的音响与色彩、激烈张力的戏剧性、深厚的抒情性,无疑对演奏家具有极高的挑战。担任该曲小提琴独奏的是青年小提琴演奏家肖菲,她感慨道:“面对此曲,没有足够的生活阅历真无以胜任,也只有将音乐深深融入内心之后,才有领悟之上的二度创作与把控。”现代作品的视谱、演奏法与传统的大相径庭,音乐谱面上看似没有多少力度、情绪标记,实际上也给予二度创作更大的空间。乐曲引子部分先由独奏小提琴演奏特定涵义的音高构成的核心音级集合,小提琴在慢弓上的二度双音、小三度双音、小二度双音进行,双音中又有一音持续在空弦上,犹如一个人在黑暗里,冥冥之中另一人断续自言。随后乐队对该材料进行变化重复,将音乐的不安气氛不断推进。乐曲中大量非常规的演奏技法,诸如泛音上的慢弱弦与弓变、在泛音上形态丰富的滑音、无调性音乐上大跨越的同音反复、高把指板上的音位精准等等,这每一音都有弓毛触弦点、弓段、弓毛力度、弓速、揉速等有机协调与塑造把控。

对比性中段,弦乐声部急促的三连音节奏中,引出了由定音鼓演奏的《末日经》主题。连续不断的三连音节奏紧迫推进,旋律一次次重复着“死亡”主题,痛苦挣扎的形象不断扩展放大,触目惊心……独奏家在“将音乐深深融入内心”之后,在与乐队配合上还有局部不严格以记谱上节奏卡点对应,而是依据音乐律动和心理感应,灵动地把握“气口”移位,与乐队形成完美的穿插咬合。肖菲在各段的处理、技术把控及与乐队配合上最终赢得了包括作曲者赵曦、指挥家彭家鹏等诸多专家的称道。

该作末段曲调极为抒情,委婉动人的锡伯族民歌《摇篮曲》主题在此虽为生命的“哀歌”,却在浩满丰厚的管弦乐队翻卷中不断升华,犹如远乡游子化作云中之鸟,穿越烟轻雾淡的群山之上,眼神却无限深情地投向辽阔大地……

II.

“武音经典”与彭家鹏的不解之缘

气势恢宏,思想深刻,楚韵浓郁的钟信明《第二交响曲——献给人类文明的开拓者》,始终让家鹏犹如遇到一坛千年美酒,他情焰高蹈,引领乐团风驰电掣一发难收。在2013年我院“建校60周年庆典音乐会”上、在2014年国家大剧院“春华秋实·艺术院校舞台艺术精品展演周”的我院大型交响音乐会专场、在2014年“武汉国际音乐节”开幕式音乐会上、在本次国家大剧院的我院作品音乐会上,彭家鹏一次次执棒东方交响乐团上演了他钟爱的“钟二”。

本场音乐会演奏的钟信明《第二交响曲》是一个紧凑的删节版。钟信明教授《第二交响曲》哲理性的思考、悲剧性的体验和英雄性的表达,讴歌了为人类创造灿烂文明的开拓者。奏鸣曲式的不同主题分别采用鄂西“三音歌”素材和五声性调式,并结合自由十二音技术变奏,悲凉苍劲的巴楚“喊山调”连续的减音程节节积累着强烈的压抑感,在后续段落得以层层迸发,传统技法、复合功能、泛调性、多调性、音块和声、自由十二音及数列组合等有机汇融……苦楚苍凉与勃然奋进、宁静优美与惊天动地的强烈对比,产生巨大的张力和戏剧性效果。这些都是彭家鹏一次次割舍不下、又独有所悟的“钟二”魅力。这部曾被《人民日报》题为“力与美的交响”的专题评论文章中把它看作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交响音乐的‘压轴之作’”。【12】演绎优秀的本土原创管弦乐作品,正是彭家鹏与东方交响乐团闪亮的重要特色之一。

多次与彭家鹏深度合作的著名作曲家、中央音乐学院刘长远教授的评述令人信服,他说:“彭家鹏在音乐的处理上富有个人独到的发掘作品的能力,甚至挖掘出作曲家也没有想到的表现方式,他在指挥上的二度创作令作曲家信赖;他富有驾驭乐队的能力,对乐队声部平衡、层次处理得当,而且指挥乐队排练的效率很高,能将很有难度的作品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排好,是一位富有才华的优秀指挥家”。彭家鹏既注重音乐内在的深刻传达,又富有全身心的忘我激情,他向以对中外音乐的独特诠释和深刻理解、对各种音乐风格的驾驭能力和指挥才华,和将中国音乐不断推向世界的成就,而被誉为当今“让中国民族音乐奏响世界舞台的杰出指挥家”,是一位既充分谙熟中国民族管弦乐,又娴熟把控西洋交响乐;既注重音乐内在的深刻传达,又富有全身心忘我的激情者。也正是在这样一位富有才华的优秀指挥家多年锻造下,挥写出了东方交响乐团历史上一篇篇灿烂华彩。

“一个乐团难能可贵地拥有持续、稳固、独到诠释自己的作品,这是最具艺术价值与活力、艺术生命与魅力的部分之一。”【13】彭家鹏10多年来坚持不懈地与武汉音乐学院师生灵性碰撞、深度交流,引导东方交响乐团、东方中乐团,挖掘、积累了一大批本土原创经典作品。【14】

不辱使命 佳评如潮

“文艺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习近平总书记对文艺工作者明确指出。深刻领会习总书记讲话精神,不辱使命,一贯紧随时代脉搏、赤诚服务社会的武汉音乐学院,顺大势发展,迎潮流进取。在“十二五”期间武汉音乐学院“音乐创作•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应运而生,在“十三五”开创之年,一举推出深深扎根于华夏大地、荆楚沃土之上的《华韵楚风》系列之三,上演国家大剧院“春华秋实——艺术院校舞台精品展演”,将一组充满家国情怀、饱涵中国文化、宣扬湖北灿烂人文的作品献于社会,向共和国成立67周年献礼。被社会和媒体广泛关注,如新华网、光明网、网易新闻、音乐周报、湖北日报、长江日报、武汉晚报……等社会媒体对我院本次演出给予了专文报道和高度评价。在京许多专家教授观后纷纷发表热情洋溢的赞誉。如,著名古筝演奏家、王中山称道:武汉音乐学院“华韵楚风”之三专场音乐会,从作品的组织、创作到成功诠释,具有专业引领性的典范意义。又如,一位年近80岁的老校友深为感动下真诚表达出心声:“10月26晚我度过一个愉快而兴奋的夜晚,首先祝贺音乐会的成功!……特别值得肯定的是乐团水平有了比较大的提高,合作默契,声音饱满已然似一个职业的乐团。还应该感谢家鹏的指挥,他那充满激情的指挥、全身心的投入不仅带动了乐队也让观众不自禁的进入乐曲情境之中。请转达我们对家鹏的谢意!再一次感谢你们精彩的演出。”

充满青春活力与学院生机的东方交响乐团、声乐系东方之声合唱团,也一次次赢得专家、同行和京城观众的热烈掌声。东方交响乐团各声部首席不仅在各自SOLO乐句分外出色,还引领各自声部准确地起落衔接、平衡收放、音响情态的丰富应答等等给观众留下生动、隽永的回味。而这美妙的背后正是来自他们艰辛而细致的大量排练。本场作品的演奏难度之高、谱量之大,对演奏员多为学生的乐团压力之大显而易见,大家在管弦系主任徐戈教授(长笛首席)、乐团常务副团长李果教授(乐团首席)等和管弦系教师的带动下100多位团员异常艰辛地抢时间、抗疲惫,持续不断加班排练奋力攻坚,与东方之声合唱团在声乐系主任余惠承教授等精心组织中,为“春华秋实艺术院校精品展演周”献出了满意的答卷,为我院赢得荣誉,大家欣赏到他们精彩才艺的同时,也感知到他们与音乐同美的精神品格。(摄 影/ 刘 夜、杨 龙)

最后的排练时刻:

下图为演出前夕,前来观看的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西安音乐学院等兄弟院校领导来到国家大剧院贵宾室与我院领导亲切交流:

下图为晋京演出之前,院领导观看排练。

—— 注 释:

【1】雷子明,(1943-)国家一级编剧,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省作家协会理事。曾任武汉军区胜利文工团任专业作家、创作组组长,湖北省艺术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常务副所长、湖北省群众艺术馆馆长。作品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文化部“文华奖”、“群星奖”、中国音协“金钟奖”等。

【2】方 石,(1954-)国家一级作曲,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原湖北省音乐家协会驻会副主席,武汉音乐学院客座教授。1982年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作曲系本科。多件作品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文化部“文华奖”、“中国音乐金钟奖”等国家级奖项。

【3】李美玲:《民乐靠挖掘乐队潜力的严肃创作前行——观著名作曲家刘长远先生作品音乐会、作品赏析讲座有感》,载《中国民乐》2015年。

【4】刘长远,当代著名作曲家,中央音乐学院作曲教授,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武汉音乐学院客座教授。1987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研究生班,获硕士学位。1992-1995年入莫斯科柴柯夫斯基音乐学院作曲系,获艺术大师文凭(博士)。多部作品曾荣获中国“文华奖”、“金钟奖”等国内外专业奖项。

【5】详见高雁教授2016年10月22日,在国家大剧院“经典艺术讲堂”作“抒琴台之音,展华韵楚风”专题讲座的讲稿:古筝一的定弦以五声性为基础的不统一调式,其中包含了G宫调式、D宫调式,带变化音(还原F)的D宫调式、C宫调式,带偏音(C)和外⾳(还原F)的 D宫调式。古筝二的定弦是以⼆度为主的自由定弦,其中含有小二度和增四度两种不和谐音程。

【6】裴 诺:《乐由心生 至情至信》,中国文艺网,( http://www.cflac.org.cn/ys/ysyy/yyr/201109/t20110907_13049.html)。关迺忠(1939-)著名作曲家、指挥家。1961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作品交响乐画《孔雀》获选为“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曾担任中国东方歌舞团指挥及驻团作曲家,1979年移居香港,1986年至1990年任香港中乐团音乐总监。1990年移居台湾,任高雄市国乐团指挥。他指挥、作曲与编曲的唱片50余张。1994年移居加拿大,继续其音乐创作并经常赴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等地指挥演出和录制唱片。现居加拿大温哥华。

【7】关廼忠先生在作作品简介时意味深长地感慨:自从在小学,我就迷上了苏东坡的赤壁怀古。我惊服它的那份豪气,而年幼的我也曾想,既然是爱国怎么还要“多情应笑我”?年过三十我开始感叹东坡的坎坷。五十之后明白了它中间所写的人生的沧桑。而至今我才体会到东坡的那份优雅和逍遥。他面对滚滚的长江,坦坦荡荡。他以他的词留给世人以最好的交待,他无愧于一个最伟大的词人,我相信他也无憾于此生……相信至今我也未能完全体味到东坡的全部,我试图用我的音乐略表其一二。详见该场音乐会节目单。

【8】徐复观:《中国艺术精神》,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1月第1版,第291页。

【9】朱良志著:《中国艺术的生命精神》,“第四章第三节,象:中国艺术论的基元”,安徽教育出版社,2006年8月第2版,第132页

【10】详见胡志平教授在中国音乐学院“中国乐派论坛”上发表的《“象外之象”是中国音乐艺术意境创造的本质》,该文进一步认为:近百年来的创新发展速度是最快的。我们继承和拓展中国乐器丰富的技法表现体系,继承并发掘整理了一大批中国传统音乐曲目,学习、了解、掌握它的风格技法及其蕴含的内容。我们借鉴了西方音乐创作技法体系和西方器乐演奏形式、技法表现体系,以及西方音乐专业教育体系,包括观念和方法,对西方音乐的借鉴更是实际发挥着标杆、审美价值取向的作用。中国器乐百年来的创新发展表现在技术、手段、音响上的创新,也就是“技”、“器”——形而下层面的继承、借鉴,忽视了对中国艺术精神的学习与继承,忽视了对中国艺术意境创造审美追求和思想观念、方法、道的层面的延续、探讨和实践,忽视了技术、手段、音响所传达出来的象外之象、弦外之音的中国艺术精神与有无虚实、有限与无限相统一的中国艺术意境创造体系的学习和继承。实际上中西方音乐技术在“技”“器”层面的方法、手段上各不相同,但艺术创造的最高境界却是相通的,以有限表现无限,所谓“象外之象”是中国音乐艺术意境创造的本质所在,又何尝不是一切音乐的根本追求?中国音乐家应有充分的文化自信,有责任重振中国音乐之辉煌,中国乐派的大旗已经举起来了,实现愿景和目标任务需要凝心聚力,不懈努力,中国乐派的前景必定更加光辉灿烂!

【11】详见赵曦“小提琴与乐队《火天堂》简介”,该曲创作于2004至2005年,开始于俄罗斯,完稿于中国。作者同时以此作纪念在2003年莫斯科友谊大学火灾中失去的年青生命。该作曾首演于“2006首届中国现代音乐研讨会”,2009年获湖北省“楚天文华奖”一等奖、第三届湖北“金编钟奖”。以作品主题材料来看可将乐曲划分为开放式的三部曲式。而从音高线索的十二音布局来看,乐曲结构在隐性层次上形成带尾声的变奏曲式。整部作品如同一首音乐的诗篇,将忧伤、哀痛、思念、期盼等复杂的情感娓娓道来,交相编织,一气呵成。

【12】钱仁平:《中国新音乐》,上海音乐出版社,2005年,P137-142。

【13】刘 夜:《经典之作,经典诠释——听武汉音乐学院“楚韵华章•大型交响音乐会”展演于国家大剧院第七届“春华秋实•艺术院校舞台艺术精品展演周”》,刊载《黄钟》,2015年第1期。

【14】彭家鹏担任武汉音乐学院东方交响乐团和东方中乐团艺术总监、指挥10余年来,已挖掘、积累出一大批本土原创经典作品的诠释。譬如:武汉音乐学院谢功成的交响大合唱《大江东去》,王义平的交响音诗《貔貅舞曲》,钟信明的《巴楚行》笛子协奏曲、《第二交响曲》、《长江画页》,龚华华以黄海怀原作而编配的二胡与管弦乐队《赛马》、据黄海怀的移植而配器的二胡与管弦乐队《江河水》,刘健的二胡协奏曲《三峡叙事》,赵曦的管弦乐与混声合唱《庆典序曲》、钢琴小协奏曲《南国》,章琼据孔建华原作编配的笛子与管弦乐队《江河情》等,加之本场演出的二胡协奏曲《赤壁怀古》、古筝协奏曲《琴台之音》、小提琴与管弦乐队《火天堂》等已达10余部。

 
 

版权所有:武汉音乐学院艺术实践处